illailla

主要写熊鞠同人文,
没事喜欢做手帐,
板绘与视频剪辑学习进行中

savokiku

三十

据华清壁所说,是他策划杀人,可是以他一己之力,根本无法做到这些事情,所以他的背后,肯定有组织相助。而对方的身份,如果她猜的没错,并且是真的准备对付赵嘉敏,那么接下来,一切都会非常麻烦。
想到这里,鞠婧祎紧皱眉头死死盯着华清壁,却又一时半会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她身后,赵嘉敏收紧了搂住她的双臂,却不敢用力,生怕会弄疼她,又满心欢喜。
当鞠婧祎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她就明白了,鞠婧祎已经拼凑出了大概。
这个人啊,嘴上什么都不说,可是心里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华清壁手上动作一顿,抬眸看向鞠婧祎,疑惑道,“这个重要吗?”
明明只是想知道蒋臻的死因而已。
“重要。”鞠婧祎认真点头,“对我来说很重要。”
似乎有些犹豫,华清壁摆弄着手里的遥控器,手指在键上半晌没有按下去,看得出来他很纠结。而一旁正紧张着的秦夜白见此情形倒是松了口气。
他是真的怕了华清壁这个疯子,别看现在的华清壁面对鞠婧祎与赵嘉敏说话还挺正常的,但是刚刚这两人还没来的时候,华清壁殴打他的模样可一点都不像是个正常人,简直就是无法沟通的恶魔。
但就在秦夜白刚松了口气的下一秒,华清壁将手抬起,对着秦夜白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来,与此同时,按下了遥控器的按钮。

垃圾场外围一片混乱,到处是警车的鸣笛声,幸好附近没什么居民住着,不然只怕会引来一波又一波的人围观。
低调的黑色车辆穿过警车,来到了警戒线前。
“救援人员已经到达现场。”
车子刚刚停稳,秦天明便拉开车门大步朝前走去,秘书跟在后面小跑才能勉强跟上,气喘吁吁介绍道,“李队长让您放心,人找到了,他们眼下正在和凶手对峙,二少看起来没什么大碍,能说话也能动,您先别急。”
“现在什么情况?”秦天明的速度不慢反快,加了一句,“JMGD的人呢?”
“啊,听李队长说,多亏她们帮忙周旋,引开了凶手的注意力,不然刚刚那出戏也不可能完成的这么漂亮。”
秘书说的是直播的时候帮忙引开华清壁的注意力,这样可以让他们提前把观看直播的范围缩小在一定区域内,降低对明锐集团声誉的影响。
“你真觉得她们是在帮我们?”秦天明留下意味不明的一句话,几步来到警戒线边缘,一眼便看见中央被挟持的秦夜白,烦躁地抓了把头发,“不能找狙击手吗?”
秘书第一次看见这样不淡定的大老板,惊得竟然忘了回答。
“这附近太空旷,没有高楼可以掩护狙击手。”早已赶到垃圾场的李成裕走过来,解释道,“而距离过远的话会影响精准度,为了人质的安全,我们必须小心谨慎些。”
“那她们呢?”秦天明指了下鞠婧祎与赵嘉敏的背影,问,“就这么大摇大摆地站在那里,不会影响到你们?”
“这个。”李成裕抿唇,“倒不是她们自己想站在那里,只是…”
不得不站在那里而已。

刚刚按下按键的同时,附近便响起了警车的鸣笛声,预想中的爆炸声没有传来,秦夜白的心脏就像坐了过山车,从高空猛然落下。
“这是怎么回事。”华清壁看了眼自己手中的遥控器,又看向鞠婧祎,“是你做的?”
“是我。”赵嘉敏从口袋中掏出一样小东西,看起来是个黑色的小盒子,顶上插了几根黑色的天线,笑着说,“之前我只是看着好玩就买了一个,没想到这个时候倒是管用了。”
“这信号干扰器虽然做工不怎么样,但是这么近的距离。”鞠婧祎伸手指了指华清壁手中的遥控器,说,“还是能起点作用的。”
“这就是你们的准备吗?”华清壁笑了笑,起身来到秦夜白身边,手中露出一枚刀片,搁在了秦夜白的脖子上,“真觉得,能阻止我吗?”
“我说过了。”鞠婧祎认真说道,“我来是为了问蒋臻那个案子的细节,并不是为了救秦夜白。”
走过来的李成裕差点没呕出一口老血,瞥了眼身后面色不变的秦天明,心底无奈。
“你问我的,我能说的都说了。”
鞠婧祎张了张口,却见华清壁的视线落在秦天明身上,“为了救弟弟,还是亲自来了?”
赵嘉敏拉了拉鞠婧祎,悄悄退后,直至退到警戒线边缘。

“你不会杀人的。”秦天明如同先前的秦夜白一样笃定道,“如果你真的敢杀了他,就不会搞故弄玄虚的直播,因为你不敢直接杀了他,所以才这么大费周章,甚至不惜把自己暴露。”
“你错了。”华清壁摇了摇头,“我是在等你啊。”
他的眼眸直勾勾盯着秦天明,秦天明身上一丝一毫变化他都不愿错过,那眼神盯得秦天明浑身发毛,“你现在来,让我确认了一件事情。”
“哦?”秦天明只觉得他的视线如跗骨之蛆,非常难受,语气不好地说到,“是什么?”
“你对你这个弟弟,还是挺看重的,虽然,不如整个公司重要。”
秦夜白听到这里,看向秦天明的眼神竟不由自主柔软了些。
可谁知下一秒,他便感受到脖颈一凉,瞪大了双眸,惊诧地看向华清壁。
对方脸上满是飞溅的血痕,还有大半落在了西装上,可华清壁毫不在意,挑起唇角轻笑,三分邪魅七分黑暗,整个人宛若从地狱而来的恶鬼,眼中只有死亡与仇恨,和一个人影。
是秦天明。
华清壁一直在注视着秦天明。
秦夜白移动双眸,看向了自己的哥哥,只见对方往日里平静无波的脸上头一次流露出震惊与后悔的情绪来。

“我说了。”华清壁附在秦夜白耳边,低声呢喃,“你是注定要死的。”
他直起身,不顾周遭还未反应过来的人们会是怎样的神情,看向秦天明道,“我迟迟不动手,只不过是想在有在乎他的人面前杀了他而已。”
“为什么。”所有人都一副震惊模样,完全忘了接下来该做点什么,只有秦天明恶狠狠咬牙,“为什么!”
后面的那一句,他的声音是从嗓眼深处发出来的,像是野兽的怒吼。
华清壁毫不在意,低头看了眼手中的刀片,眼中头一次露出了满足的笑来,“仅仅是,想让人尝尝我当初的感受而已。”
“我知道,我一个人无法对抗你们,也没办法扳倒一个偌大的集团。”华清壁说,“所以我只能这样。在你面前杀了他,看着你这样的表情,我也算是了了一桩心愿了。”
“你。”
秦天明还未说完,就见华清壁手起刀落,割开了自己手腕的大动脉。

这边李成裕等人才刚刚反应过来秦夜白脖子被划开,那边华清壁已经跟秦天明说完话动了手,等李成裕的人冲过去,才发现他手腕的伤口过深根本止不住血,只得找医护人员赶紧送人去医院。不过大多数人心里已经明白,就这个出血量,路上走一半就断气了。
“这这这。”李成裕回头看向赵嘉敏瞪圆了一双眼,他又赶紧回头看了看沉默中的秦天明,见也没人注意到自己,赶忙小碎步退后,站在赵嘉敏身边轻声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就是这么回事。”赵嘉敏耸肩,“他是一定要杀了秦夜白,根本阻止不了。”
“哈?”李成裕还以为她过来是为了救秦夜白,“那你过来到底是想做什么?”
“我只是为了搞清楚一件事。”
“搞清楚了?”
赵嘉敏点点头,“嗯,差不多。”
鞠婧祎扯了下她的袖子,“该走了。”
“这么急?”李成裕问,“我怎么感觉你们就来晃一圈。”他朝秦天明的方向一挑下巴,“要是刚刚救下秦夜白,秦天明那里也好说话啊。”
“我前头说了,来这里只是为了搞清楚一件事。”赵嘉敏说,“秦天明那里,救下秦夜白,只怕也没什么好处。”
李成裕一愣,思路立刻转移到了豪门内斗上,“你意思是,他故意的?”
“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一点。”鞠婧祎说,“当秦天明同意将直播公开的时候,秦夜白就是个替罪羊,无论他是死是活,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还不如就这么死了,也不用活着成为罪人。”
“唔,听你们这么一说,真的是一身鸡皮疙瘩。”李成裕抖了抖肩膀,挥手让挡在警戒线边上的人让开,“你们走吧,免得等会秦天明又想一出,把你们也牵扯进来。”
“多谢。”赵嘉敏真诚地致谢,“那我们先走了。”
“赶紧走赶紧走。”李成裕很是嫌弃,“无关人员在这还打扰我们清扫现场,凭白增添工作量,真的是。”

上了车,鞠婧祎系上安全带,透过窗户朝警戒线围住的方向看去,隐约还能看见秦天明的背影。
虽然是笔挺的站着,却在夕阳下显得格外的寂寥。
“你说,他是真的希望秦夜白死吗?”鞠婧祎轻声问了出来。
“这个,应该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吧。”
“感情这个东西。”鞠婧祎转过身,看向前方,眼中透着迷茫,“为什么这么复杂呢?”
赵嘉敏撇过头看她,便重新看向前方,“复杂的话,就不要去想了。”
想了想,她又加上一句,“最简单的感情,你知道是什么吗?”
鞠婧祎下意识接话问道,“是什么?”
“我对你的感情。”赵嘉敏眨了眨眼,笑道,“你不用去怀疑,不用去分析,更不用去疑惑,因为,它非常简单,只有短短四个字。”
鞠婧祎一怔,等她明白过来,脸颊早已泛红。

车内的温度实在让她受不了,鞠婧祎连忙转移话题,“既然知道了是他在背后动手脚,那么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赵嘉敏也不继续逗她,认真答道,“逃避从来不是我的选项,不过就目前的条件来说,我如果此刻直面他,基本毫无胜算。”
正好红灯亮起,赵嘉敏踩下刹车,看向鞠婧祎,“我面对过不少死局,但是以往都有JMGD作为我的后盾,任由我胡作非为,而这一次,他们成了我的对手,我退无可退,手无寸铁,身后是悬崖万丈,这种时候,你还愿意站在我身边,一起面对这些吗?”
她伸出手,朝向鞠婧祎,面上无所畏惧,心底却没有着落。
到了这一刻,她才发现原来自己还是会有怕的时候、
不怕眼前的困局,而是怕她心爱的姑娘不愿意站在自己身边。

她等了好一会,等到眼前红灯变绿灯,后面车子按下喇叭数次无果选择了变道超车,鞠婧祎都没有伸手拉住她的手。
一点动作也没有。
只是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她。

赵嘉敏抿起唇,心里顿时慌乱起来。
就在这时,鞠婧祎开了口,“你口口声声说让我相信你。”
“我为了你,放弃随韩督一起回去的机会,为了你,去查蒋臻的死因,为了你,可以站在明锐集团对立面。”鞠婧祎顿了下,伸出双手捧住赵嘉敏的脸颊,仿佛捧着稀世珍宝,“这些举动都无法让你相信我愿意站在你身边,共同面对这一切的话,你还想让我怎么做?”
说着,她微微抬起头,吻上了眼前这个人。
一时间,夕阳偏移,橙色的光线拉长,余晖落进车窗内,空中漂浮的灰烬都如钻石般璀璨发亮。可车内的两人无暇观赏眼前的美景,眸中只有对方,甚至心里,都只能装得下对方一个人。
走遍山川湖海,却圄于一人心头。

评论
热度 ( 12 )

© illa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