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ailla

主要写熊鞠同人文,
没事喜欢做手帐,
板绘与视频剪辑学习进行中

savokiku

二十九



 

离开JMGD前,赵嘉敏设立了不少秘密账户用来转移财产,按理来说应该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

可是再完美的计划,也会有破绽。

李斯特之前就发现了其中一个私密账户的存在,本想搁置当没看见,可没想到鞠婧祎这个给钱给一半的金主一门心思想保住赵嘉敏,他不得不帮着亡羊补牢,想着能遮一点痕迹是一点。

但没几天,他就发现了除了他以外,还有第三人在监视着私密账户的动向,顺藤摸瓜,查到了JMGD的头上。

 

“你等下。”孟博旭心急如焚,却也不是急得没了章法,“你说的JMGD渠道,又是怎么回事。”

“我找了警方内部的资料,又对比了下最近暗网的动态,只有JMGD的动作能对的上,所以,完全有理由怀疑是JMGD在背后支持那个炸弹犯。”

“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孟博旭疑惑,“突然要和明锐集团对上。”

“反正不可能是为了蒋臻报仇。”

孟博旭哼了声,“当然不可能。”

唯一的可能,就是明锐集团与JMGD在利益上发生冲突。

“我都要开始怀疑,他故意把boss放走,就是为了这一天。”孟博旭心头的忧虑越来越重。

“也不是不可能啊。”李斯特说,“我可听说,JMGD的那位真正幕后大boss最喜欢表面一套背地一套。”

对此,孟博旭没有反驳,耸肩道,“他本人和传闻,八九不离十。”

冷血,自私,金钱至上,一点人情味也没有,但奇怪的是,他对Louis和savoki这两个领养的孩子却留了些温情与放纵,但是很少。

所以孟博旭心里摸不着底,他不知道这次是如以往般的刻意放纵,还是故意为之。

 

麻烦了啊。

他这么想着,视线移向了李斯特。

“你呢?你怎么想的。”

“等。”

“等什么?”

“二十分钟。”李斯特拿着手机在他面前一晃,“看看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再说。”

 

这边鞠婧祎收起手机,继续听华清壁说故事。

“...她不知道清音酒吧的情况,被胡卓宇骗了进去,等到她发现问题时,已经出不去了。”

“哦。”秦夜白点点头,咧嘴笑了下,毫不在意,“估计又是哪个不长眼的放进来的低劣货。”他抬眼看向华清壁,就像故意挑衅般道,“哦,不用担心,我说的不是那个女孩。”

“我知道。”华清壁脸色平静,甚至可以说,一点反应也没有,冷静的可怕,“你肯定不会把她放在心上。”

他轻轻叹了口气,“时间不多了,剩下的,你自己选择吧。”

秦夜白被绑在椅背上的手指不受控制地抽动了一下,咬牙道,“你是希望我来选吗?”

华清壁已经站起身,听到秦夜白这泄露了部分情绪的话语,他手中的动作停下,侧过身,冰冷的面上总算露出了点笑意来,似乎很开心看到秦夜白被他激怒的模样。

“是啊,我给了你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每个看直播的人都可以选择让你死或者不让你死,只要选择不让你死的人比选择让你死的人多,你就安全了。”

秦夜白不傻,早就猜出来华清壁想做什么,“利用舆论杀死我,是因为你不敢亲自动手吧。”

“为什么?”华清壁的眸子闪了闪。

不远处鞠婧祎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动声色将赵嘉敏往自己身边拉。

秦夜白顾不上什么,迅速说道,“如果你看过蒋臻手上的文件,就该知道这些年我与他的合作只停留在表面,很多项目我只负责…”

华清壁打断他说,“你是想说,所有的事你都不知情,与你无关吗?”

这个男人的声音莫名轻柔起来,仿佛恶魔在耳边诱惑着他说出更多的内心真实欲望来。

但秦夜白并未顺着华清壁的话说下去,而是反问,“你信吗?”

 

华清壁见他发现了自己的动作,并没有掉落自己的陷阱里,也没有太大的反应,拉了另一个凳子坐下,朝秦夜白比了个请的手势。

秦夜白的目光移向摄像头,一点红光不知何时悄然亮起,似乎在嘲笑他此刻的狼狈。他目光岿然不动,头部的血液黏住了头发,遮住了他一部分的视线,也遮住了他大半张脸。

这人的眼睛狭长,不正经看人的时候总是带有一分促狭和淡淡的嘲讽。有个说法,人的脸遮住一半,一半在笑一半不笑,仿佛天使与恶魔共存。凌乱的发梢挡住了他一部分脸,恰好挡住了他冷厉的一面,但又不显得软弱。

秦夜白并没有急着为自己辩驳什么,而是放缓了呼吸。他调整了下自己的坐姿,双腿岔开,肩膀松懈下来,脊背却挺直,身子前倾,明明上半身看起来很放松,却有种隐形的压迫感。

“关于清音酒吧的事,我想,你应该把从蒋臻那里拿到的东西,公布的差不多了。”

华清壁坐在镜头后面,没有说话。

秦夜白将视线移向镜头,“我知道,他公布了些东西在网上,关于,所谓的真相。”他顿了下,继续说,“但我不知道,他公布的细节与我所知的是否一致,有人质疑过吗?关于,他公布的这些东西,是否是真的?会不会,在不久之后出现什么反转?”

他眼角余光一直在打量华清壁的反应,在说话时,他明显捕捉到华清壁的情绪变化,还有微微上扬的嘴角,那是胜券在握的姿态,认为自己的猎物已经落入陷阱中,无法挣脱。

秦夜白迅速明白过来,只怕关于清音酒吧的内幕,华清壁基本已经公开的差不多,甚至可能比他预想的还要多。这么一来,牵扯的人和势力会有很多,说不准,他现在已经成为了那些人的弃子。

这一次,华清壁是一定要让他身败名裂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对我来说,只要我投资的这些项目能为我赚钱,就足够了。”

秦夜白突然话锋一转,赵嘉敏原本看好戏的表情收敛了些,悄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迅速浏览了下目前的讯息,不由感慨道,“秦夜白这小子真是够精,光凭华清壁的一点反应,就能明白自己眼下的情况。”

鞠婧祎借势瞥了一眼,抿唇道,“那接下来,先让秦夜白一个人发挥好了。”

赵嘉敏眼波一转,偷偷笑道,“怎么着,想让这家伙吃点苦头啊。”

鞠婧祎盯着华清壁的动作,露出了与我无关的表情,“他这种人,吃一下苦头也是必须的吧。老话说得好,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嗯嗯。”赵嘉敏一脸宠溺,将女孩圈进自己的怀里,“我们小鞠说得都对。”

话音刚落,又被鞠婧祎掐了下脸蛋,“嘘!小点声!”

 

“...我能力不行,而且眼界一向很短浅,基本只盯着眼前的一亩三分地。这个世界很少有双赢的存在,当你得利的同时,总会有人的利益受到侵害。我做过的事,会造成对一部分人的伤害,是事实,我必须承认,而且我也必须承认自己的能力达不到让所有人双赢。”

与此同时,直播网站上屏幕划过一片弹幕。

“没想到还挺有自知之明。”“是知道自己在劫难逃,才装模作样承认了吧。”“干的事一点都对不起自己那张脸。”“这种人太恶心了,就应该让他被炸死才对。”

关于清音酒吧的内幕,华清壁已经在网络上公开,众人纷纷指责起秦夜白,各种难听的声音不绝于耳。

当然也有不少人持反对意见,“就算他罪大恶极,也不应该这样被炸死。”“应该由法律制裁他。”

“得了吧,像他这种人,进了局子过个几年,就又出来了。”

“那也不能就这么被炸死。”

“我看反对的人都是被这小子的脸给迷了魂吧!女人果然见着帅哥就腿软走不动。”

“说不过就只能骂女人啊,键盘侠,只会在网上逼逼叨叨。”

“犯花痴的不是女人还能是男人?这种小白脸。”

“还是应该由法律裁决,这也是一种公平。”

很快,弹幕上便吵作一团。

 

赵嘉敏惊愕地看着弹幕的迅速变化,感慨万千,“这就是所谓的美人祸国吗?”

“他在避重就轻。”鞠婧祎说,“但是对于不少不动脑子容易被舆论带偏的人群来说,足够糊弄他们了。”

“我突然在想啊。”赵嘉敏将下巴搁在鞠婧祎的肩膀上,轻声道,“我们要是不来,秦夜白应该也能把自己弄走吧。”

鞠婧祎握住了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但是你还是来了不是吗?”

赵嘉敏一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来?”

鞠婧祎侧过脸,“嗯…”她突然笑了笑,“直觉吧,直觉,你不会放任不管,因为你不是冷血的人。”

因为,你是一个温暖的人。

“是吗?”赵嘉敏也跟着笑笑,随意道,“我还以为你会说我天真呢。”

“那。”鞠婧祎笑容渐渐淡去,视线躲到一边,“你觉得我呢?”

从赵嘉敏的角度看去,碎发挡住了大半张脸,仅仅能看见她低垂的睫毛和小巧的鼻翼,有种琉璃般清脆易碎的错觉。

“很神秘。”

 

鞠婧祎一愣。

她设想过赵嘉敏的回复,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没想到,她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来。

赵嘉敏收紧了搭在她肩上的双手,语气温柔,一点都没有此刻旁边气氛所该有的急迫与紧张,“看不穿的人我并不是没有见过,但也只有你,才会那么一直吸引我想要靠近,想要了解你。”

鞠婧祎弯了弯唇角,“那我是不是该一直保持神秘?”

“不,你就是你。”赵嘉敏摇摇头,“不要为了别人轻易改变你自己。”

“你也算别人吗?”

赵嘉敏并未正面回答,“谁知道呢?”

 

“...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这是我早就明白了的事实,所以我也做好了准备,那么,”秦夜白原先懒散的眼神一瞬间锐利起来,像是旅人误入密林夜中失去方向时最怕遇见的狼,哪怕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其中深藏的冷酷,“你们呢?”

“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也许因为你的选择,我会‘嘣’的一下,炸成碎肉,落得满天飞,血迹溅到你们的脸上,就这么粉身碎骨死在你面前。”秦夜白微微眯起眸子,冷笑道,“你做好准备了吗?杀死我的准备。”

“杀了我,从这一刻起,你就不再是什么正义的使者、道德的守护者,而是刽子手、杀人犯。”

“你,可以吗?”

 

“你,可以吗?”

影像透过电波,传到了各个角落。

不少坐在屏幕前的观众原本或是看好戏或是认真想投票的人都下意识在内心重新审视了番自己的选择,自己的选择,真的是正确的吗?

坐在会议厅里的李成裕悄悄松了口气,忍不住看了好几眼手机,可惜,赵嘉敏并未传给他任何消息。

没消息,应该就是好消息吧。。。

 

坐在李成裕身边的领导问坐在中间的秦天明,“秦总,这直播?”

“三十分钟到了?”不知是不是在假寐的秦天明缓缓睁开眼,看了眼大屏幕,点点头,“嗯,掐断吧。”

“联系技术人员,现在就掐断直播。”

“这,”有人面色尴尬,“现在恐怕还不行。”

领导面露不满,“那还需要多久?”

“三分钟。”

相比会场里的其他人,秦天明冷静的可怕,仿佛屏幕上被绑的并不是他的亲弟弟而是一个陌生人,“三分钟也够了。”

 

三分钟的时间,投票结果已经出来,就在这一刻,直播被强行掐断。

坐在摄像头后面的华清壁神色微变,他深吸一口气,讽刺一笑。

这是他设想中的一种结局,也不能算超出预想。

 

摄像头上红光一闪而灭,秦夜白扬起头,浮夸的大笑,“哈哈哈哈哈,怎么样?得出结论了吗?”

华清壁起身,将平板电脑递到秦夜白面前,“看来,还是希望你活下去接受法律制裁的人多。”

秦夜白吹了声口哨,“就一票之差,我该,去烧个香拜个佛吗?”

“这里还有两个人。”华清壁转身看向赵嘉敏与鞠婧祎,“你们的选择呢?”

鞠婧祎没有回答,赵嘉敏开口说道,“如果我是你,想要报复,应该会选让他现在就死,但我不是,我和他也无冤无仇,所以,我选不让他死。”

“原来如此。”

 

“我刚刚问那些人,敢不敢杀了我。”秦夜白看向华清壁,嚣张又欠揍,“看来你也是不敢啊。”

“哦?”华清壁反问,“为什么?”

“你如果真想让我死,何必搞直播呢?”

华清壁朝着摄像头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说,“我这么做,可能,是对这个世界还留有一点期待吧,期待他们能理解我的仇恨,不过我还是太天真了。”

他从一堆垃圾里翻出一样东西,“没有人会理解我的痛苦和仇恨。”

秦夜白看清他手里的东西,瞳孔猛地放大,转头看向赵嘉敏和鞠婧祎,“你们就这么站着不阻止他???”

“啊,为了避免你误解,我解释一下。”赵嘉敏说,“我要调查的只有蒋臻的死因,所以你的生死,与我无关。”

“可是我死了以后你觉得你还能从他嘴里问出什么吗?!”

“好吧。”赵嘉敏耸了耸肩,看向华清壁,“这位华先生,蒋臻,是你杀的吗?”

“是。”华清壁没有反驳。

“你杀了他,是为了给那个女孩报仇?”

“是。”

“恕我冒昧。”鞠婧祎突然开口,“凶手,真的只有你一个人吗?”

赵嘉敏一怔,猛地看向鞠婧祎。

 

这段描写秦夜白的动作和语言比较多,也算是一个小练习,之前面对这种紧张赤鸡的小高潮场面我都不太敢写太细,或者直接用第三方概述混过去,主要是担心自己驾驭不来,不过现在看来好像还可以,虽然节奏可能不太可以,emmmm,以后试着多写点233333

评论
热度 ( 9 )

© illa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