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ailla

主要写熊鞠同人文,
没事喜欢做手帐,
板绘与视频剪辑学习进行中

savokiku

二十八




 

“很讨厌他?”赵嘉敏敏锐地察觉到了鞠婧祎异样的情绪,侧过脸轻声试探着问,“因为,唐拓?”

鞠婧祎握紧了手,闭了闭眼眸,轻笑一声,“无所谓了,分明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一个外人,有什么好说的。”

赵嘉敏点点头就要朝前走,刚抬脚迈出半步,后衣领子突然被一股大力扯住,她捂着脖子朝后看去。身后的鞠婧祎神色紧张,视线正牢牢盯着她脚下一处,手指紧紧握着她的衣领忘了松开,直到她被勒得咳出了声。

“对不起。”鞠婧祎反应过来,慌忙松开手,扶着后退的赵嘉敏站稳,“你没事吧。”

她拧眉看着赵嘉敏脚前,面露歉意与愧疚。

“没事。”赵嘉敏抓住她的胳膊,抬眼看向鞠婧祎,温柔的眼神安抚了她,“我没事。”说着,赵嘉敏的视线向下探去,平坦的地面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能让鞠婧祎那么紧张,肯定有什么问题。

“这里。”鞠婧祎蹲下身,手指虚虚一点地面,“有东西。”

顺着她的指尖看去,土质相比其他地方显得疏松许多,应该是埋了点什么,再往前方看,蜿蜒的线条隐在草丛之中,蜿蜒着绕塑料棚一圈。

显然这位炸弹犯先生手法不熟练,暴露了行迹。

不过目前的情形来看,暴露不暴露,没什么区别。

 

赵嘉敏眯了眯眼眸,并未与鞠婧祎一起蹲下,而是站在原地抬眼看了站在不远处的华清壁,脸上似笑非笑看起来很像是讽刺,“准备的很充分嘛。”

华清壁见只有她二人,脸上出现了失望的神情,好像并不把她们放在眼里,转身又去摆弄自己的东西,更是不担心秦夜白会被救走。

“接下来怎么办?”鞠婧祎起身问赵嘉敏,“等他们过来吗?”在过来的路上,她们已经通知了李成裕等人。

“你看他。”赵嘉敏摸着自己下巴叹道,“完全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显然是认为我们对他毫无威胁,恐怕连对话的意愿都没有。咱们又被这些地雷挡着过不去,一时半会秦夜白又死不了,就先等着吧。”

两人说话并未刻意降低音量,被绑的秦夜白听得一清二楚,也不知道他的强心脏在哪里练的,明明一开始看见赵嘉敏与鞠婧祎的那一秒他泄露出了失望的情绪,可下一秒,他便恢复了正常,甚至连额头紧绷的青筋都已经放松下来。

此时被绑架的是他,有性命安危的也是他,可他却一点都不慌张,甚至看饶有兴致地看向华清壁,似乎对方在做什么好玩的事情。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调整好了情绪还是装作不在意,不过眼下,也没人会在意他心里想的是什么。

 

“…观众可不能只有这么两位啊…”背对着两人的华清壁突然嘟囔了几声,一直关注他动静的秦夜白猛地抬头,细碎的乱发间黑眸幽幽,焦点中心落在了华清壁身前,那里的桌面上放置了不少东西,其中一样秦夜白很熟悉,是一个高清摄像头。

“那是…”鞠婧祎皱起眉头,已经认出了华清壁正往秦夜白胸口上装的炸弹,“他是想直播,让观众选择秦夜白的生死吗?”

“可就算这样,这里这么空旷,等到李成裕带来狙击手,或者直接把他电和信号给断了,他也没什么好玩的。”赵嘉敏说,“应该没有这么简单。”

像是应和她的话,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看到屏幕上面闪烁的李成裕名字,赵嘉敏与鞠婧祎对视一眼,接了电话,“喂?”

“你们在哪?”李成裕的声音听起来很放松,但隐隐又有些不对。

“嗯。”赵嘉敏随意接道,“犯罪现场,围观犯罪。”

不知是被她平静无波的语气噎到无话可说,还是为了躲避什么人,李成裕半晌没有说话。

“那个,我可能过不去了。你们帮忙看着点,万一出了什么事…”

“怎么,是大姨妈来了还是二大爷啊?”

李成裕咳了一嗓子,语气怪异,“是祖宗。”

赵嘉敏收起吊儿郎当的态度,遥遥看了眼秦夜白,问,“秦天明?”

“嗯。”李成裕含糊道,“反正我挺忙的,不能陪你们到处转了啊,自己搞定~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说,虽然我不一定能帮得上忙,不过时间不多,只有半小时。”他稍稍加重了最后三个字的语气。

“哦。”赵嘉敏应了一声,挂断电话。

 

“怎么了?”

“援军来不了了。”赵嘉敏不着调地吹了声口哨,脸上是笑容,可这笑意浮于表面,十分敷衍,“秦天明暂时放弃了他,我们有半小时的时间,劝这位大哥弃恶从善。”

鞠婧祎稍微想想,便明白了过来。

这半个小时只怕是秦天明为了某些东西让步的时间,半个小时后,肯定会发生什么,只是不知道秦天明会不会真的放弃这个弟弟。另一方面来看,华清壁手里的东西也不少,居然能让秦天明如此忌惮。

“半小时后,如果这位大哥还是没有弃恶从善呢?”

赵嘉敏眼波一转,与鞠婧祎盈满温柔的眸子对上,低头轻笑,“我只要保护好你就够了。”

鞠婧祎牵住她的胳膊,认真应道,“嗯,我负责保护你。”

赵嘉敏拍了拍她的手,正要说点什么,就被鞠婧祎拉到了她身后。

“别动。”鞠婧祎手上用了点力,不让赵嘉敏挣脱她的手,可惜无论她再怎么努力不让赵嘉敏太过暴露,身高差都摆在那,根本遮不住赵嘉敏高出她一截的脑袋,只得硬声强调,“他在直播。”

她回头便看见赵嘉敏不安分地探头探脑,气得鼓起嘴巴,抬手按下赵嘉敏的脑袋瓜,“再皮!”

赵嘉敏当然明白她的顾虑,不管怎么说,官方说法上savoki已经身亡,不可以出现在公众视野内。

赶忙满脸堆笑,顺势低头,“不皮,不皮。”

 

两人说话间,华清壁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并没有急着做些什么,反而用块黑布盖上了摄影机,转身在秦夜白面前坐下。

“还有点时间。”

华清壁看了眼左手的石英表,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衣领,他今天穿着也十分正式,看他这身西服外套的剪裁,绝对不是什么街边的淘宝货。说不好听一点,他本身长得就人模狗样,如果不是位置不对,要说他是即将参加晚宴的贵客也没人不信的。

“说句实话,这小白脸长得不比秦夜白差。”赵嘉敏站在鞠婧祎身后小声说话,小心翼翼只露出了半个小脑袋,却一点都不像她所说的安分,放肆地评判着不远处那两人的长相问题,“就是气质也不差,不过秦夜白果然长了一副好皮囊啊,都沦落成这幅模样了,居然一点都没有输。”

鞠婧祎没有回头,面无表情地一巴掌照自己头顶上方糊了过去,但她没有用力,只是触碰到赵嘉敏的鼻尖便要收手,“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赵嘉敏没给她收手的机会,直接接住她柔弱无骨的小手,轻轻抬起唇角,在温热的掌心上印下一个近乎不存在的吻,“如果华清壁不想说,我们也只能在这干瞪眼不是吗?”

鞠婧祎收回手,扭头假意瞪了不安分的某人一眼,“那你也不能做这种事。”

“不能做什么事啊~那我能做什么事啊?”某人的嘴角都已经咧到了眼角,让鞠婧祎无法对她发什么脾气,全部都变成了泛着甜味的无可奈何,“以后一样一样的教我呗~”

 

“…正好可以帮你解释一下,”华清壁对着秦夜白微微一笑,竟像是看着情人般认真,“为什么我会留你到现在。”

“哦?”秦夜白吹开遮住自己右眼的沾血刘海,面上没什么兴味,“说说吧。”

“先聊什么呢。”华清壁说,“就从,一切的源头说起吧。”

“那我们能听吗?”赵嘉敏遥遥插了一句。

华清壁抬起胳膊做了个请的手势,“随意。”

 

“这里,你应该没什么记忆了。”华清壁转头看向塑料棚外的垃圾场,眼神复杂,里面蕴含着谁也看不懂的情绪,“三年前,你和蒋臻就是在这里,把骏晔集团的继承人彻底拖下水。”

“哦,你说的是那个人啊。”秦夜白显然还是有点印象的,“你和梁家有什么关系?”

“我要说的事情,要比梁家早半年。”

秦夜白没有说话,以鞠婧祎与赵嘉敏的角度也看不出什么,但是坐在他对面的华清壁却看得清清楚楚,他脸上尽是茫然。

他是真的一点都不记得。

华清壁皮笑肉不笑,“果然贵人多忘事。”

“我实在想不出那个时候得罪了什么人。”秦夜白这话说得倒是诚恳,可惜这种时候说出来,就有些假模假样了。

“你们走私的新型毒品,用在梁定朝身上之前,曾用过其他人做实验。”

秦夜白猛地抬头,拧眉看着华清壁,“你怎么知道的?”

 

“蒋臻胆子这么大。”鞠婧祎低声说,“才回国不到一个月,就敢和秦家合作卖毒品。”

“我从来就没见到他怕过。”赵嘉敏提到蒋臻就变得冷漠三分,“就是个疯子。”

她的声音有些大,华清壁也听了个清楚,他说,“这个疯子,还参与了人口买卖,专门让那些黑户试药,甚至放纵那些上瘾的人在酒吧里肆意妄为。”

“可是。”

秦夜白犹豫了下,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华清壁说,“你是想说,你们让人处理的很干净对吧。但是只要你们做了,就一定会留下证据,只要赶在所谓的有效时间内。”

“那些试药的黑户,有你认识的人吗?”鞠婧祎问。

“不,没有。”华清壁说,“我也没有那么伟大是想为了那些黑户做点什么。”

他顿了下,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有个大二的女孩在外面打工找兼职,她认识了一个人,那个人给她介绍了一个工作,就在清音酒吧。”

“那个人的名字,叫胡卓宇。”

 

听着身后的脚步声,李斯特头也不回,“人送走了?”

“嗯。”孟博旭坐下,轻声叹了口气,“其实我以为要跟姜乐生说很多才能让他走。”

“他有时候是天真了点,但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李斯特关掉了屏幕上一个窗口,转头看向他,“不然kiku不会把他带在身边。”

“你看我做什么?”

“看你…”李斯特拉长了尾音,手指在椅背上敲敲打打,“有没有失望。”

“哈?”孟博旭完全不懂他的意图,“你在说什么?”

“你还看不出来吗?”李斯特说,“那小子对你挺有兴趣的。”

“看得出来,又怎么样。”孟博旭摊开手,“没想到你还挺喜欢八卦。”

“就这么让他走了,以后不一定见得到。”

孟博旭猛地抬眸,“你想说什么?”

“我…”李斯特斟酌了下,转过椅子正对孟博旭,“本来不想说的,但是看在我的金主和你老大很快就要死在一块的份上,就直说了吧。”

“你等下。”孟博旭感受到了巨大的信息量,一时头昏脑涨又紧张爆棚,感觉自己神经都要扭曲了,“什么叫要死在一块???”

“哦,对。”李斯特点点头,“就她俩那脑袋瓜,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死不成。”

“你从头说。”

“真想听?”

孟博旭翻了个白眼,“你要是不想说,就别提。”

李斯特转过身面对电脑屏幕,嘀咕道,“现在人怎么一点都不淳朴,不好骗了。”

说着,他让过身,示意孟博旭来看。

“我有理由相信,关于savoki假死的事情,安东尼奥·甘比诺,心里清楚的很。”李斯特满意地看着孟博旭平静的表情被震惊打破,“甚至我可以断言,他是在有意放纵savoki制造假死局面。”

孟博旭皱起眉头,“他到底,想做什么?”

“这就要说起我刚刚发现的第二件事情了。”李斯特打开了一个文件夹,“那个炸弹犯手里的炸药,都是通过JMGD的渠道提货,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货色。再加上许昀这个时候匆匆离去,也许这整个事情,都与安东尼奥有关。”

听到这里,孟博旭后背一阵发寒。

本以为已经逃离到了十万八千里人不知鬼不觉,其实自己还被对方牢牢握在掌心。

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你的意思是,安东尼奥会借这次机会,把savoki也…”

孟博旭越说越激动,站起身就想朝外面冲,却被李斯特拦住。

“我都能发现的事情,你当savoki发现不了?”

孟博旭一愣。

“我只是弄不明白,既然她已经发现了这件事,为什么还要去那个地方。”

“那我怎么知道。”孟博旭心情不好,语气也越发不好。

李斯特看向他,一脸无辜,“三个臭皮匠,顶一个诸葛亮呗。”

 


我果然不能立flag。。。老是打脸( ̄ε(# ̄)☆╰╮( ̄▽ ̄///),感觉两三章不一定能完结的了,惹



评论
热度 ( 8 )

© illa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