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ailla

主要写熊鞠同人文,
没事喜欢做手帐,
板绘与视频剪辑学习进行中

savokiku

二十七 




从陈维晋嘴里套话并不是那么容易,他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些没多大作用的消息,直到赵嘉敏说出一个名字,他的面色倏地微变。

“我听说小秦总手底下有一位能力出众的副总,叫,嗯,那个陆笙歌的,曾经在骏晔集团呆过一段时间,不过他曾经的名字不是这个。”赵嘉敏抬手止住陈维晋的话头,继续说道,“查骏晔集团的时候我顺手查了下他,又发现了个事情,但我没有告诉李队长。”

陈维晋下意识地舔了舔干裂的嘴皮,“赵小姐发现了什么?”

“他认识第一个死者,胡卓宇。”赵嘉敏朝他笑笑,“骏晔集团宣布破产、陆笙歌改名换姓,但在改名换姓前,他与胡卓宇有私下的资金往来。”

“是,之前胡卓宇有为陆笙歌做过事,但绝对与我们公司无关,他们只是私人来往,”

“梁定朝如果没有在清音酒吧出事的话,陆笙歌应该还只是一个普通的部门经理。”

梁定朝,骏晔集团当时的唯一继承人。

“那又如何?”

“胡卓宇曾在清音酒吧当过一段时间的服务员。”赵嘉敏伸手拿起陈维晋的平板,插上了一个硬盘,手指在屏幕上划过,又转过平板对向陈维晋,“这是我勉强修复的视频。”

不过是一个画面闪过,陈维晋再也维持不住冷静的面部表情,探身就想抢过赵嘉敏的硬盘,但赵嘉敏早有准备,脚下一踢桌腿,转椅带着反作用力和她朝后退去,躲过了陈维晋伸出的双手。

“陈秘书,请自重。”

陈维晋胸膛快速地起伏,眼中闪过复杂的情绪,“我这里有当初和蒋总签订的合约备份,可以给你,但是。”

“放心,不该说的,我肯定不会说。”赵嘉敏在自己嘴前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

陈维晋深吸一口气,指着电脑说,“基本都在这里,你自己看。”

赵嘉敏扫他一眼,将硬盘从平板上取下,递给了鞠婧祎。见到她这动作,陈维晋低头接过平板,心底蹿过一丝遗憾。他起身让赵嘉敏坐下,自己站在一旁,蓦地察觉到冰冷的视线向他看来。

陈维晋抬眼望去,正是坐在沙发上转着手中硬盘的鞠婧祎。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敌意,脸上明晃晃写着一句威胁。

敢动她,你大可以试试。

 

憋屈的陈维晋扭过头,朝赵嘉敏说,“密码,”

视线转向电脑屏幕的那一刻,他自动闭嘴。

虽然知道赵嘉敏不简单,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密码?”

“很简单啊。”赵嘉敏耸了耸肩,“这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会使用自己或是亲人的生日作为密码,我就拿你的密码试了一下,谁知道你还真就属于这大多数人。”

“另一个密码。”

赵嘉敏白他一眼,手指点了点桌上的日历,“你自己写的。”

被鄙视了的陈维晋觉得,自己还不如继续闭嘴。

 

没一会,赵嘉敏把陈维晋电脑里关于蒋臻的合作全部拷进了另一个硬盘里,陈维晋深吸一口气,说,“可以了吧。”

“怎么能呢。”赵嘉敏将硬盘装进口袋里,伸手搭上陈维晋的肩膀,哥俩好一般微微一笑,只是这笑怎么看都像黄鼠狼给鸡拜年,“再陪我们去一趟清音酒吧。”

陈维晋一愣,“去清音酒吧?”

“嗯,怎么了?”赵嘉敏见他面色不对,问,“不方便?”

“不是。”陈维晋踌躇了下,反问,“你不知道?”

这下换赵嘉敏疑惑了,“我知道什么?”

“这个酒吧的位置不好,再加上两年前城区改造,那一带都划为拆迁区,也是因为位置不好,所以到现在都没卖出去。”

“所以,”鞠婧祎站起身,与赵嘉敏对上了视线,“现在那里,拆了还是没拆?”

“拆了一半,还留了一部分。”

 

“怪不得蒋臻死的那个垃圾场离清音酒吧挺近。”跑车超强性能的发动机发出轰隆的巨响,赵嘉敏脚踩油门,身子因为惯性猛地砸向椅背,可她声音平稳如初,甚至还隐隐带着兴奋,“凶手是想在那里复仇。”

鞠婧祎翻着手里的平板,沉声道,“但是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如果对方只曝光明锐集团的黑幕也罢,关乎JMGD,董事会不会善罢甘休。”

她瞥见赵嘉敏笑得合不拢嘴,问,“你笑什么?”

“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我想,我算是体会到了。”

“乱说什么!”鞠婧祎虎着脸,伸手一弹赵嘉敏的额头,“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我也不会。”

鞠婧祎一愣。

趁着红灯,赵嘉敏揉了把她的头顶,笑道,“为了不让你心疼,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感受着发梢的温暖,鞠婧祎缓缓低下脑袋,扒了扒长发,借此挡住微红的耳根。

谁会心疼啊,她才不心疼呢。

 

狭窄的街角,一道身影飞速跑过,他所到之处刮起了旋风,引得落叶翻飞阴风阵阵,趴在垃圾上睡懒觉的肥猫嗷呜一声,表达了怒意,又闭上眼继续睡。

呼吸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迟钝,他已经没有体力了,也不知道还能再跑多远,更不知道能不能甩拖身后的人。

不知跑了多久,他终究是耗尽了体力,靠着墙瘫坐在地,大口喘气。

“呼~”

“呼~”

 

蓦地,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他呼吸骤然停滞,心跳声如同加了立体环绕效果,似乎有个小锤在他的耳膜上一下接一下地敲击。

“你怎么跑这么远。”

听到这句话,他全身绷紧的神经瞬间松懈下来。

“吓死我了。”姜乐生本就没有什么残存的体力,能说话就不错了,这下听到孟博旭的声音,更是放松的差点躺地上,“原来是你啊。”

孟博旭见他累狠了,默默递给他一瓶水,还提前扭开了瓶盖。

“多谢。”姜乐生顾不得形象,一瓶水简单两口就灌完了,他用袖子抹了抹嘴,“崔衡呢?”

“李斯特十分钟前就已经联系上他了,我让楠青去接他了。”

“那就好。”姜乐生点点头,仰头叹道,“哇~好久没这么筋疲力尽了。”

“Louis没对你们做什么吧。”孟博旭问。

“没有,他走的很匆忙,不然我和崔衡也不可能那么容易联系上李斯特。”姜乐生问,“接下来怎么办?”

孟博旭说,“鞠婧祎联系了韩督,他带你离开。”

姜乐生大口呼吸的动作一顿,“那你们呢?”

“我和李斯特一起走,等把手上事情做完。”

姜乐生松了半口气,“那小鞠呢?”

孟博旭没有说话。

 

姜乐生盯着孟博旭良久,突然捏紧了手中的塑料瓶,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他毫不犹豫地将刚刚才积攒起来的小部分气力全部释放了出来,塑料瓶飞出一道弧线,落在对面墙壁上,发出短促的撞击声。

“她又这样。”

孟博旭一愣,本以为接下来会大吵大闹的人居然一声不吭,目光沉沉,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姜乐生,到嘴边的话都忘了,蹲在一旁傻呆呆地问,“又怎么样?”

“不把自己当回事。”

孟博旭茫然地蹲在一旁,“是吗?”在他看来,鞠婧祎还是挺正常的,一点也不像不把自己当回事的人。

“她。”姜乐生闭上双眸,静静地说,“以前也是这样,遇上什么危险的事,就会让别人先远离。”

“哇,没想到她还挺舍己为人的。”孟博旭发出毫无感情的感慨,“我以前对她的了解实在太片面了。”

“不是。”姜乐生扯起嘴角,露出没有温度的笑来,“她不是舍己为人,她只是想试试看,这样会不会死。”

孟博旭正想鼓掌,两只手抬在半空中,听到他这话,怎么也合不起来。

没想到还真是个怪胎。

他心里这么想着,又想到了赵嘉敏。

难怪。

孟博旭在心底叹了口气。

怪不得她们能凑到一块去,怪胎么,有些事也只有怪胎才能心意相通。

 

姜乐生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他望着天空,淡淡说道,“这次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危险,居然能让她这么紧张。”

孟博旭不太能理解姜乐生会这么生气,尴尬地摸着自己的脸,“这不还有boss吗,她又不是一个人。”

“你就不担心吗?”姜乐生反问他。

“不担心。”孟博旭摇头,“boss命大着呢,死不了。”

“要是被JMGD发现她还活着呢?”

“不会的。”孟博旭仍旧毫不犹豫答道,“我相信boss。”

姜乐生看了他三秒钟,手肘撑墙,站了起来,“那我们走吧。”

 

鞠婧祎当然紧张,但她阻止不了赵嘉敏去冒险,正如赵嘉敏也阻止不了她一样。

对方毫无预兆引爆秦夜白的办公室,说明他为了复仇什么都可以做,毫无底线,即便提前做好了所有准备,也说不准对方到时候连牌都不愿出直接掀桌让所有人都没法玩。

这种自损伤敌的对手,实在让人头疼。

“上次来都没发现,这附近还挺大的。”

赵嘉敏走在前面,扫了圈四周情形。

鞠婧祎察觉到自己口袋的震动,掏出手机,拉住赵嘉敏的衣角,示意她看,“第二段视频发布了。”

第二段视频非常简单,镜头对准了秦夜白的手,伴随着犯人经过处理的声音,鲜血缓缓从指尖落下。

“…10月,度假村项目正式招标…”

 

“他是想让秦夜白身败名裂吗?”赵嘉敏抿唇,“这么下去,不牵扯到蒋臻是不可能的了。”

“李队长那边发来的消息。”鞠婧祎退出视频,“相关机构已经收到了犯人寄过去的文件。”

赵嘉敏啧了一声,“麻烦了。”

“走吧。”鞠婧祎拉着她,朝前方的垃圾堆走去,“李成裕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来引蛇出洞吧。”

“万一对方不接受我们的挑衅呢?”赵嘉敏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干劲十足的她,笑道。

“不可能。”鞠婧祎说,“既然是把视频放在网上,那么内心深处,肯定是希望得到回应的。得不到回应,势必会让他坐立难安。”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垃圾场的南端,这里闲置着大量废旧机器零件,堆的像小山一样高,影响视野。但即便如此,两人还是很轻易地看见了不远处蓝色塑料布搭成的棚子,一道瘦高的身影正背对着她们。

“这么简单就找到了。”赵嘉敏叹了声,“总觉得有问题啊。”

虽然是这么说着,但在她跟死气沉沉的秦夜白遥遥对上视线的时候,她立刻露出一个能够气死人的笑来。

“确实有问题。”鞠婧祎抬手去抓她的后领,将她快要跨出的那一步又稳又准地拦了回来,“这一圈土都是松的。”

赵嘉敏捂着领口低头一看,距离自己脚尖不到二十公分的地方,地面有明显翻动过的痕迹。

“真的是。”她哭笑不得,“安稳日子过久了,连这点警惕心都忘了。不过话说回来,”她复又看向远处的塑料棚,眸中的笑意收敛几分,目光陡然变冷,“这么多宝贝,他到底,是从哪弄到手的呢?”

 

秦夜白指尖剧痛,不仅手背,连手臂上都青筋暴起,若不是有绳子五花大绑把他固定在椅子上,他早就浑身抽搐倒在地上。望见有人出现的那一刻,他心底下意识出现一丝欣喜,但下一秒,便是失望。

来的是赵嘉敏和鞠婧祎,并非明锐集团的人。

她们会救他吗?如果没有眼前这圈地雷,他还能勉强相信。

察觉到秦夜白的动静,男人转过身看去。

赵嘉敏他不认识,但她身边的鞠婧祎,却是见过几面的。

 

“嗨~”赵嘉敏打了声招呼,问身边的鞠婧祎,“那位,怎么称呼啊?”

鞠婧祎面无表情,眼底却泄露出一分厌恶来,“华清壁,华先生。”


天气真的好热~热到怀疑人生

评论
热度 ( 7 )

© illa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