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ailla

主要写熊鞠同人文,
没事喜欢做手帐,
板绘与视频剪辑学习进行中

savokiku

二十六


从出生到现在,秦夜白从未有这么狼狈过。
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倒在一堆垃圾上,腐烂的恶臭味无孔不入,仿佛连毛孔都被这难闻的味道堵住,无法呼吸。他猛烈地咳嗽起来,勉强抬眼看向自己面前不远处的男人。
“是你杀了蒋臻?”
这个时候把他掳来这种地方的人,除了杀死蒋臻的凶手,秦夜白再也想不出第二个人。只是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究竟是什么目的,秦夜白还是想不明白。
身材消瘦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连帽衫,宽大的衣帽掩住了上半张脸,下半张脸则被一副黑色口罩遮挡。
从秦夜白的角度来看,男人的脸模糊不清,什么都看不出来。
秦夜白一边说着一边观察四周,倒不是他不愿意从臭气熏天的垃圾堆上移开,而是他手脚毫无力气,被打入血管的迷药还没有完全消散。眼下天色还不算晚,根据太阳的角度大概可以判断时间是下午两点左右,他在卫生间被人打晕大概是十二点半,一个半小时,算起来时间他应该还在城内。
只不过看这周围,城郊还差不多。
想到这里,秦夜白重新看向男人,冷哼道,“怎么,你想像折磨蒋臻一样折磨我吗?”
“我需要的东西都已经拿到手了。”男人突然开口,没有用任何变音器,也没有刻意改变声线,“只剩,你了。”
随着时间的改变,太阳的角度开始偏移,秦夜白一半脸庞暴露在艳阳之下,强烈的日光将他的脸照得惨白,失了血色。
“是你。”秦夜白紧紧盯着男人,咬牙说道,“原来是你。”

咖啡馆里,几人面对面坐在一张桌前。
“带走秦夜白、发布视频这中间相隔半小时。”李成裕分析道,“视频是犯人提前录制好的,他带着一个成年男人,应该走不了多远。眼下重点是如何排查范围,减小损失,刚刚医院传来消息,已经出现了一名死者,上头命令我们尽快找到凶手,避免造成大众恐慌。”
“我已经联系网警尽快找到对方的地址。”李成裕身边的小警察说,“不过还需要些时间。”
之前监视秦夜白的女人开口,“那个通风管道的出口是一条小巷,没有监控,也没有人经过,不过我们已经兵分三路,将嫌犯可能出现的路口进行排查。”
“不行,太慢了。”李成裕捂着额头叹道,他感觉这次案件过后,脑袋又要秃了,“谁也说不准凶手会不会下一秒就犯案。”
赵嘉敏找小法医借了平板,低头不语,鞠婧祎捧着手里的柠檬茶,叼嘴里着吸管说道,“我想这点你不用太担心,显然犯人早就计划好了一切,这次把人带走也在计划之内。眼下有两种可能,一是此人与秦夜白有仇,掳走他是要杀了他,二是此人想通过秦夜白向所有人或是某些特定的人传达什么想法。”
“该不会是什么商业上的竞争者吧。”小法医说。
“秦夜白的秘书呢?”赵嘉敏低头说,“问问他。等秦天明来了,就什么都问不到了。”
“我问了。”李成裕摇头,“那家伙嘴巴严着呢,不过,好像还真的丢了什么东西。”说着,他皱起眉头。
鞠婧祎顺势问,“什么东西?”
“我也只是怀疑。”李成裕说,“那个秘书看起来倒是不担心他的失踪上司,反倒是让人去找什么项目文件。”
“项目。”鞠婧祎联想到了唐拓,她松开了吸管,陷入沉思,“不会是那个度假村吧。”
“度假村。”李成裕一拍桌子,“诶正好说到这个,我上次让人查了,那度假村的位置特别好,当初搞新城区规划,在那度假村旁边建了高速,与邻市的交通特别方便,明锐集团为了争这块地皮,耗了两年的时间。”
“当时还有谁在争啊?”
“辉腾地产,我估计你没听过,以前也是个大公司旗下的,就是那个什么骏晔好像,可惜了…”
鞠婧祎扭过头看向他,眼睛睁的大大的,“辉腾地产?”
“怎么了?”
“连上了。”
李成裕一怔,心里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有点慌慌的,“你是说,那个度假村还是。”
“度假村,明锐集团,”鞠婧祎说,“骏晔集团。”
辉腾地产正是骏晔集团旗下的公司。
李成裕眼眸一亮,“那件事,是明锐集团动的手脚?”
“第一个死者,便利店店长,曾经在酒吧里当侍者,那个酒吧的一条街,都是辉腾地产的地;第二个死者,小混混,曾经在街上收保护费,距离酒吧,也就三条街的距离;第三个死者,蒋臻,曾经与秦夜白合作,有传言是他们一起把骏晔集团继承人的丑闻爆出。”
“第四个受害者,秦夜白。”李成裕喃喃道,“酒吧,那个酒吧,是那个酒吧发生过的案子吗?”
“李队,我之前查过,当时只有一起案件,其他都。”
“找到了。”赵嘉敏突然开口,“凶手一小时前出现在城东一家网吧,发布视频就是在那里,但他很快又离开了。”
“不能定位吗?”
“他身上任何可以联网的电子设备都没有。”赵嘉敏摇头,“只能等着他再次出现了。”
“排查网吧附近的路口摄像头。”李成裕说,“这点时间,根本不够他出城,尽快找到秦夜白!”
“明白!”

“那我先去问问秦夜白那个秘书。”鞠婧祎起身,朝李成裕说,“有什么消息,会告诉你的。”
“他有什么好问的。”
“我想问的,现在恐怕也只有他最清楚了。”
“你是说,当年那个酒吧?”李成裕问,“都过去那么久的时间了,现在去还能查出什么来?”
“如果真的和酒吧的事有关,我想那位秘书先生,是不可能忘记的。”
“我和你一起去。”纹丝不动的赵嘉敏见鞠婧祎有离开的意思,连忙放下电脑还给了小法医,“多谢了。”
“那你们小心点。”李成裕嘱咐说,“不排除犯人有没有同伙徘徊在这附近。”
赵嘉敏朝他比了个安心的手势,转身与鞠婧祎离去。
“队长,让她们这么走了,真的可以吗?”
李成裕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淡淡道,“不用管她们,做我们该做的事。”
“是。”

午后这个时候正是日头正烈,鞠婧祎撑起把伞,将低头就要往太阳地冲的赵嘉敏拉住,踮起脚尖将伞撑到她头顶。
“日头这么毒,也不怕晒伤了。”
赵嘉敏嘴角都快要咧到了眉梢,“这不还有你吗?”
鞠婧祎轻轻哼了声,拉着赵嘉敏过马路,“刚刚查到什么了吗?”
赵嘉敏眼含笑意,接过鞠婧祎手里的伞,小心翼翼将她全身都笼罩在阴凉下,“对方很谨慎,真要这么找下去,估计秦夜白都凉透了。”
鞠婧祎瞥了她一眼,“那你是希望他凉,还是不凉?”
“这个嘛,看他哥的想法喽。”
“等秦天明来,只怕秦夜白是真的凉了。”
“他们关系这么差?”赵嘉敏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他们关系很好。”
“那倒不是。”鞠婧祎握住赵嘉敏的胳膊顺势抬起伞,仰头看向顶端焦黑一片的大楼,“只是在秦家人的眼里,还是整个明锐集团更重要。许昀那么急匆匆地离开,不一定是董事会召回,也有可能是因为丢了某些重要的东西,所以急着回去堵住那些人的嘴。”
不知是不是被艳阳刺激到,赵嘉敏瞳仁像猫一般微微缩起,如同晶莹剔透的琥珀滴了上好的油烟墨,深色凝固在中央一点,缓缓扩散开来,“那东西,难不成已经到了犯人的手里?”
“应该不会。”鞠婧祎摇头,“不然犯人不会拖延到现在。”
“呵。”赵嘉敏轻轻一笑,“牵扯到JMGD,那可有的许昀忙的了。”

陈维晋坐在三楼被紧急辟出来的办公室里,与外面着急上火的情形相比,他实在安静的可怕。
“咚咚咚。”
助理推开门,低声说,“陈秘书,这两位小姐找您。”
陈维晋的脖颈就像老化后忘了上油的机械部件,光是做出转向门外这么简单的动作就花了老大功夫,站在门外的赵嘉敏与鞠婧祎甚至听到了那清脆的咯嘣声响。
两人对视一眼,赵嘉敏率先走了进去,朝陈维晋打招呼说,“又见面了,陈秘书。”
陈维晋定定地看着赵嘉敏一会,这才朝助理示意,让其离开。
听着身后大门被关闭的声音,赵嘉敏开口说,“陈秘书,不知您跟着小秦总几年了?”
陈维晋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不知道赵小姐问这个做什么。”
“帮陈秘书找到小秦总。”赵嘉敏直接挑明来意,“我相信,陈秘书一定不会愿意眼睁睁看着小秦总成为明锐集团的利益牺牲品。”
因为陈维晋站在秦夜白这边,他和秦夜白的利益捆绑严重,如果这时候秦夜白被明锐集团当做弃子,那么他也会跟着一起完蛋。
这点赵嘉敏清楚,他自己更清楚。
“你想从中得到什么利益?”
“蒋臻。”赵嘉敏直说道,“他和蒋臻当初的所有秘密合作。”
陈维晋捂着脸沉默半晌,最终他放下双手,沉声道,“具体的细节我也不清楚,都是蒋总和小秦总两人单独商议的,我只知道大概,不过就这大概,也够说上一段时间了。”
“现在也不需要你长篇大论。”赵嘉敏打断他,“清音酒吧记得吗?说说那里的事吧。”
“那和蒋总没多大干系,”
“是吗?”赵嘉敏将右手放在桌面上,纤细的食指一下接一下地敲击着木桌,发出清脆的声响,落在陈维晋耳朵里十分压抑,仿佛心脏被对方紧捏在手心,随时可以捏爆,“是真的没干系,还是干系太大,你担心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
她眼角的泪痣在发梢的缝隙中若隐若现,眸底满是清冷的光,就这么淡淡的看着陈维晋,让他惊惧恐慌。
鞠婧祎坐在一旁会客用的真皮沙发上,用手托着小巧的下巴,视线一直落在赵嘉敏身上,久久不愿离开。
在别人眼里恐怖如斯的赵嘉敏,在她眼里,却美好的叫她心动不已。
她想,她应该再也找不到与她如此默契的人了。


PS,不知道为什么网页版又崩了,桑心

评论
热度 ( 4 )

© illaill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