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ailla

主要写熊鞠同人文,
没事喜欢做手帐,
板绘与视频剪辑学习进行中

savokiku

二十四




 

清晨大雾蔓延,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白色中,雾蒙蒙的什么也看不清。明锐集团分部大厦高耸入云,与周边几栋楼一比尤为突出。这么远远看去,竟像是被白雾拦腰折断般,看不清烟雾之上又是如何的景象。

李成裕开的警车还没靠近大厦,坐在后座的赵嘉敏就感慨了一句,“以前总是不明白他们争那些虚名有什么用,可如今一看,看过高处的风景,怎么可能忍受掉落云端。”

李成裕嗤笑一声,借着后视镜睨她一眼,“感情要不是有这雾,你还看不透这种人为的是什么?”

赵嘉敏笑笑没说话。

“还是说,你后悔了?”许昀坐在她身边,轻笑着看向她,浅色的眸子里带有一丝警惕,“现在后悔也不迟,你难道还会怕回JMGD看他们的眼色?”

他声音很轻,轻的即便前面驾驶座的李队长耳朵再灵敏,都听不清晰。

赵嘉敏看向他的方向,一声不吭。

看了一段时间许昀才反应过来,扭头看向他左手边的鞠婧祎。

刚刚赵嘉敏是透过他,在看她。

但鞠婧祎似乎没有听到他们在聊什么,亦或许是听见了没有放在心上,总之她一点反应也没有,平静地看着窗外一言不发,仿佛空中漂浮的茫茫白雾都比他们更具有吸引力。

赵嘉敏看了会,似乎是嫌弃夹在中间的电灯泡许昀实在有碍观感,干脆扭过头学鞠婧祎一样看向窗外的白雾。被忽视的许昀用舌头顶了下今早嘴唇边冒出的水泡,轻微的痛觉让他转移了注意,总算不再那么执着于赵嘉敏的态度。

不管是他还是赵嘉敏心里都非常清楚,即便赵嘉敏假死脱身,她对于JMGD来说,仍是很重要的存在。许昀最担心的不是赵嘉敏曝光他的灰色财产,而是赵嘉敏会选择回到JMGD。

现在的组织相比前几年,明显能感到其消退状态,除了赵嘉敏与许昀负责的几个版块,其他市场基本呈停滞状态,尤其是近几年安东尼奥先生彻底放手不管事,董事会只能靠赵嘉敏与许昀赚钱,赵嘉敏走后,更是许昀一个人支撑。许昀越发得董事会器重,越是不想让赵嘉敏回去,所以才会这么不遗余力试探她。

赵嘉敏自然是不乐意回去的,好不容易能获得盼望已久的自由,谁会愿意重新带上束缚的脚镣?可现在,她的心里多了一个鞠婧祎。

与这个人相比,自由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眼见快要接近大厦,李成裕开口提醒道,“我们马上就要进入大楼,希望大家能听从我的指挥,不要擅自行动。”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自称赵嘉敏监护人的许先生与两人关系极其不佳,还有些自说自话,听说警方要借故审讯秦夜白,立刻像闻到鸡腥的黄鼠狼,蹿的比谁都快。他几乎可以预见,这家伙如果放任不管绝对是个大麻烦。

许昀似笑非笑地透过后视镜看着他,一时间变得锐利的眼神像是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却没吭声。

倒是无关的鞠婧祎应了一声,问,“秦夜白知道我们要来吗?”

“应该知道,上次我跟他说过,要他做好警方经常拜访的准备。”鞠婧祎平时就会问不少问题,李大队长并未放在心上,随口问,“怎么了?”

鞠婧祎抬手一指,“顶层窗帘拉上了,前几次来的时候他窗帘都是拉开的。”

“哦?”许昀矮下脑袋想看,可惜视线被挡什么都看不见,任谁都能听出他语气中的幸灾乐祸,“秦夜白这是怕了?”

副驾驶座的小警察听到后立刻探头张望,与许昀一样,看不见任何东西,朝李成裕摇了摇头。

李成裕则望着眼前能见度不到五十米的路,无奈叹了一声,“你这是长了千里眼还是透视眼啊?”

“二郎神的眼。”鞠婧祎神秘一笑,“什么都逃不脱我的眼睛。”

“呵!”李成裕并不信,朝警卫亮了自己手中的证件,平稳地将车辆驶入大厦的地下停车场。

下了车,他还是不放心地嘱咐道,“你们跟在后面,可别影响我们工作。”

说着,着重看了眼许昀与赵嘉敏。本来李成裕的是想着让他们在酒店等待结果,哪知道赵嘉敏提出要一起前往,顺带还捎来了许昀这么一个尾巴。

赵嘉敏知道是自己惹的祸,嬉笑着点头,“是是是。”

 

一行人进入大厅,早已等待在一旁的助理走了过来招呼他们,看到鞠婧祎与许昀在场不由一愣。

“几位。”助理迟疑着说,“是一起来的么?”

“对。”鞠婧祎眯眼笑着反问,“不行吗?”

助理显然不如秘书懂得揣摩秦夜白的心理,被鞠婧祎这么反问,立刻失了阵脚,连忙回道,“请,请进。”

正想开口的赵嘉敏眼底闪过笑意,乖乖闭上嘴巴站在最后。

 

助理按下顶层的按键,等众人进入电梯,这才按下关门键,“昨天秦总忙了一晚,可能要过段时间才能见大家。”

李成裕摆手道,“没事,这点时间我们等得来。”

电梯正匀速上升中,赵嘉敏瞅了眼四周,小碎步朝不远处的鞠婧祎靠拢,然后做小偷似的,悄悄地、一点一点地伸出手指,就这样,离鞠婧祎随意搭在栏杆上的手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鞠婧祎似乎察觉到什么,扭头看过来。赵嘉敏连忙转过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手指在扶拦上敲的起劲。刚刚在车上鞠婧祎半天都不说话,让她有些不知所措,连眼角余光都不敢跟鞠婧祎对上。

鞠婧祎哪能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弯起嘴角露出温柔的笑来,正要说话,脚下突然传来震动,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轻微震动,众人维持不住平衡,一时间像被撞翻的保龄球东倒西歪,只能靠抓紧扶手才能勉强不摔跤。

脚下不稳的鞠婧祎直接倒入赵嘉敏的怀里,要换做平时,许昀看见还要嘲笑几句,可如今,他只能紧握扶手维持自己的平衡。助理直接瘫倒在地不敢动弹,李成裕反应最快,按响了电梯里的警报器,但明显没有人应答。

“怎么回事?!”高昂的警报声中,稳住身形的许昀提高了些音量询问助理,他看起来镇定自若,仿佛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事。

“地震,可能是地震了。”助理已然晕头转向,李成裕代替答道,“等动静小点,就一起扒门,不然我们会彻底困在这里面。”

等震动差不多变弱后,众人一起上前推动电梯门,幸好电梯停在了六楼,外面看起来还算安然无恙,众人安稳地走出了电梯,脚软的助理则是被李成裕身边的小警察扶出来的。

“现在是什么情况?”李成裕拉住一个西装革履神色匆忙的男人,“楼上的人呢?”

男人一脸慌张,“不,不知道啊,哎呀赶紧跑吧!有什么事先出去再说!”

说完,便推开李成裕朝楼下跑去。

不仅是这男人,这个楼层的人一涌而出,全部朝楼梯挤去。

 

“他说得对。”赵嘉敏对李成裕说,“我们还是先出去再说。”

“你们先走吧。”李成裕看着乱哄哄的人群,沉声道,“人太多容易引发踩踏事故,我在这里疏散人群。”

赵嘉敏点点头,也不再劝,拉着鞠婧祎的手就顺着逃难的人群准备往下走。

“你就这么走了?”

许昀在身后问。

“不然呢?”赵嘉敏停下脚步,没有回头,“留在这里等死吗?”

“你没闻到吗?”许昀抬头看向天花板,低声道,“这不是地震。”

赵嘉敏握紧了鞠婧祎的手,她心底一凉,第一反应便是担心能不能把鞠婧祎平安送出去,“是你做的?”她回过头,面色沉得能滴水。

“唉,要是我做的,你这个时候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许昀露出平日里没有温度的笑来,眼眸越发的冷,竖起食指,指向了头顶的天花板,“如果我猜得没错,爆炸点应该就在秦夜白的办公室。”

领头的小警察根本听不懂这两人与此刻情形脱节的对话,面露迷茫。

鞠婧祎的视线移向了小警察扶着的助理,她想起了来时秦夜白办公室被蒙上的落地窗,神情微冷,“秦夜白到底在见谁?”

迷迷糊糊的助理被她视线冰到,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浆糊般的脑袋骤然清醒过来,忙不送摇头,“不,不知道。”

“是外面的人吗?”赵嘉敏问。

助理眼神躲闪,“我,我不知道。”

 

“那就是集团里的人了。”许昀抱起胳膊,“没准,是他们来了。”

“呵。”赵嘉敏冷笑一声,“他们那么惜命,怎么可能用自己做诱饵炸楼。”

“炸楼???”小警察惊道,“不是地震吗?”

“先别管这么多。”鞠婧祎扯了扯与赵嘉敏相握的手,“我们先走。”

“你自己留在这里吧。”赵嘉敏不再多说,拉着鞠婧祎就往楼下走,很快便消失在人群中。

许昀也没想着拦住她们,转过身朝人群少的地方走去,走着走着,人群中便有两个人脱离,跟在了他的身后。

 

“秦夜白见了他们?”

“他们还在国外。”有一人说道,“这次不是他们做的。”

“那是谁?”许昀问。

“还,没查出来,但是可以肯定,这件事连秦夜白都没察觉。”

“所以。”许昀左拐右拐,居然找到了一架备用电梯,在这种时候,这电梯居然还能运行,他走了进去,电梯门缓缓合上,遮住了他满是兴味的眼,“这人到底是谁呢?”

 

虽然遇到了紧急情况,但人群离开时并未发生什么踩踏事故,总算没什么二次伤亡。大家随着人群来到空旷处,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都望着大厦上层的情形或惊讶或疑惑。

 “这种量级的炸药,不会是一般人能弄到手的。”鞠婧祎说,“如果不是他们,又会是谁?”

“不会是…”赵嘉敏看向鞠婧祎,挑眉说,“L吧。”

鞠婧祎摇头,“他不会花这么大价钱。”

“也是。”赵嘉敏知道李斯特那家伙有多抠门,“那会是谁呢”

她转过头望着摇摇欲坠的大楼上层,口中喃喃道,“黑天鹅事件,吗…”

 

到了十五楼便再也上不去,电梯门打开,露出了秦夜白不太好看的脸,差点与要出门的许昀撞了个正着。

“你怎么来了。”秦夜白语气不爽。

许昀见他全须全尾的出现在这里,便明白没什么大问题,侧身让他进来,笑着看向他身后的几人,瞥见被两个保镖架在中央那一个灰头土脸的人,目光一顿,“这,是谁?”

“刚刚那个大动静,十有八九跟他有关。”

“哦?”许昀饶有兴致地蹲下身,伸手抬起那人的下巴,“炸药,你是从哪弄出来的?”

与人对视后许昀才发现,这个人还只是个孩子模样,脸上满是黑灰,一双眼睛狠狠瞪着他。

“你就是那个想杀了秦夜白的小孩?”

许昀松开手,站起身看向秦夜白,“你居然会留这么一个大祸害在身边,没想到小秦总这么把生死置之度外。”

秦夜白扭过头,“炸药不可能是他安置的,这段时间我的人连他上厕所都跟着。”

许昀眸色渐深,“是他的同伙?”

秦夜白摇头,“没问出来。”

“闹这么大,私了是不可能了,到时候警方介入。”许昀顿了下,“很多事都会麻烦吧。”

秦夜白没有理他。

 

有李成裕在这镇场,现场很快被封锁,秦夜白是没理由也没办法逃脱,只能接受李成裕的询问。

“爆炸在早上十点到十点二十分左右,那个时候你在做什么?”

“我当然在公司啊。”

“谁能证明?”

“同楼层的员工那么多,都能证明。”

“可是经过基本探查,爆炸点就在你办公室的四周,你是如何逃脱的?”

秦夜白冷哼一声,“也幸好我有事要去开会,到了楼下会议室,不然我呆在办公室里,等着被炸死?”

他看了眼李成裕,“李队长这话说的,难不成我自己炸了自己的办公室?”

李成裕没回答,继续问道,“爆炸之后呢?”

“爆炸之后我自然”

“那唐拓呢?你为什么非法拘禁他?”

“怎么能说非法拘禁呢。”秦夜白微微笑道,“他是我的员工,呆在公司里很正常吧。”

李成裕明白问不出什么,干脆换了个话题,“关于这场爆炸,你有什么线索吗?”

“没有,这个还要靠李队长了。”

最后,这场询问基本等于没问。

 

这次flag总算立住了

评论
热度 ( 5 )

© illailla | Powered by LOFTER